欢迎光临泽元律师事务所!今天是
  常年法律顾问服务
  公司设立并购重组
  反垄断
  房地产和建筑工程
  外商投资业务
  文化与传媒
  知识产权保护
  企业劳动法律
  民商事诉讼和仲裁
  刑事辩护代理
  再审、执行案件
更多>>
·交警无法认定责任的交通事故…
·投资工程因利益分配不均阻止…
·被自己的车撞伤能否获得交强…
·部分土地无权代理,产生的损…
·协议离婚后丈夫拒不支付女儿…
·旅行社不履约,游客可否要求…
·婚纱摄影照片的著作权归谁?
·浅论法律的政治依赖性
·离婚时没有能力负担婚前所购…
 
 
 
律师札记
浅论法律的政治依赖性
  信息来源: 杨建 发布时间: 2014/4/24 阅读: 2258次
本文的写作目的就是想说明这样一个问题:动乱与法治背道而驰,政治的稳定是法治最好的保姆;但另一方面,法律不能无原则地依赖于政治,过分依赖政治的法律,将会变成一种手段而非目的。

  一、由历史总结出来的规律

  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政治运动与法律变革是相交织进行的。秦朝末年,刘邦入军关中后,宣布废除秦朝的众多苛法,并与百姓约法三章,即杀人者死,伤与盗者抵罪。北宋中期,为克服国家长期积贫积弱的困境,宰相王安石实行变法,进行改革,以解决国内日益激化的矛盾冲突。王安石废除旧制的行为,激起了保守派的强烈反对,司马光出任宰相后,变法相继被废除。清末,义和团运动和辛丑事变后,满清政府为维持统治,宣布实行君主立宪制,并着手制定了一系列的部门法。新中国建立前夕,中国共产党宣布废除所有旧法统,实行新的社会制度,新中国成立后,几经立法,逐步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法律体系。

  在法国,为巩固革命成果,拿破仑主持制定了《民法典》、《商法典》、《刑法典》、《民事诉讼法典》和《刑事诉讼法典》五部法典,集中反映了资产阶级的利益需要。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法国连续遭到三次经济危机的袭击,国内矛盾空前尖锐、复杂,为缓和人民群众强烈的民主运动,于1919和1927年两次修改《选举法》。在德国,希特勒出任总理后,为实现法西斯统治,颁布了一系列的法律、法令,将政治生活全部纳入战时轨道。1868年,日本进行明治维新,着手国家政治经济改革。在司法方面,全面走向西方化道路,以欧洲大陆尤其是德国法律为模式相继编撰了一系列法典。

  从以上史实,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1.法律变革是整个政治变革的一部分,王朝的更替或社会制度的变革,必然带来了法律制度的变革。2.在社会动荡,矛盾激化的时期,掌权者往往采用法律制度变革的方式来安抚人心,稳定社会。3.法律的巨大变革往往由巨大的政治变动引起的。因此,可以得出这样一个规律,即法对政治具有依赖性,尤其是法律的重大变革总离不开政治运动和政治力量的有力支持。

  为什么法律对政治具有依赖性?首先,法律和国家权力具有天然的亲和力。我们都知道,政治的焦点就是国家权力问题,而国家权力是一种具有强大支配性的强制力,法律的制定和实施必须依靠权力的支持,没有权力作为后盾,法律就会变成毫无意义的纸上条文。其次,政治的多重性与灵活性,法律的稳定性与保守性,使得法律与政治斗争过程中处于弱势地位。(注:一般情况下,法律与政治是相互协调的,斗争只是在历史的非常时刻。)政治的优势非常明显,正如西方政治学家马基雅维利所说,“目的总是证明手段是正确的”,为了达到统治的目的,统治者可以不择手段,玩弄权术,背信弃义,残酷无情。因此,他希望统治者要像狐狸一样狡猾,要像狮子一样勇敢。虽然,此种观点只是一家之言,但它说明了政治具有强力的渗透性。法律发展的历史其实就是法律与政治的斗争的历史,在资本主义社会以前,法律绝对服从于政治,法律是帝王的法律。资本主义社会以后,法律逐步取得限制政治的地位,但并没有消除它对政治的依赖性。

  二、法律对政治依赖性的具体表现

  夺取国家政权、分享政治利益是一切政治斗争目的之所在。一股政治势力一旦掌握国家权力后,必然将其思想价值取向和利益通过法律表达出来,因此,法律的制定、实施及修改、废除,都存在政治的“影子”。下面简要叙述几点:

  1、非常的历史时刻,政治将决定法律的去留命运。通常情况下,一个和谐的社会中,各个利益集团的关系比较融洽,社会不会出现较大波动。此时,政治活动不会影响法律实施。但是,一旦社会矛盾激化、国家政权出现危机的时候,法律的保留与废除的命运却掌握在政治的手中。通过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政权的更替,往往带来旧法的废除和新法的颁布。政权的更替是社会矛盾长期激化的结果,新的掌权者们基于对前任政权的仇恨或稳定政权的需要,总是废除旧政权遗留的法律,颁布新的法律。在这种情况下,法律就会服从政治,政治家的思想价值取向及所代表的利益群体,就决定着法律的内容和形式。以法国大革命为例,自从拿破仑通过政变掌握政权后,他就努力将资本主义理想和精神固定在法律中,在他的主持及直接干预下,《法国民法典》和《法国商法典》相继颁布。《法国民法典》是资本主义法的典范,集中体现了理性主义及资本主义理想,也是资产阶级利益“代言人”。

  内乱和革命也会导致统治者采取以废除人民不满意的法律来安抚人心的策略。政治家的活动总是以围绕国家权力展开的,他们所做所为的首要目的就是更好地维护其优势地位。为了安抚人心、平定内乱,他们可以罢免甚至杀死那些人民不满意的属下,也可以以变法或满足请愿为名,来招抚反对派。在这种情况下,政治集团中的一部分有志之士,对法律的改革起着重要作用。他们将自己的见解和策略运用到立法中去,用法律方式来推行新政策。如中国战国时的商鞅、宋朝的王安石以及美国的罗斯福总统,都是采用过这种方式来试图摆脱危机。

  政权的和平更替如世袭、竞选,也可能引起法律废除和新立。尤其在当代资本主义国家,掌权者来自不同的利益集团,他们对治理国家的方式、政策有不同的见解。当他们之间以和平的方式交替政权后,新的掌权者就有可能推行与前任不同的政策与纲领。例如,英国的工党领袖出任首相后,加大了劳动保障立法,许多法律政策向平民倾斜。

  2、政治的风云变幻影响着法律效力的发挥。通过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凡是在社会动荡的时候,法律就会为人们所“遗忘”,人们所关心是个人能否生存下去;而在和平盛世的时候,社会的一切都井井有条,人们的行为大都被纳入法律和国家的治理范围之内,法律的分量和威力在统治者的捍卫下不断提升。由此,我们可以说政治的稳定是法律充分发挥效力的前提条件。

  政治是怎样影响着法律效力发挥的呢?法律的效力是指法律的约束力。从法学的角度来看,法律具有约束力的原因是法律通过合法的途径制定,并由国家强制实施。一部法律只要是通过合法途径制定,并且没有被废止,它就当然具有法律效力,这就是法的应然效力。法的应然效力是指法律应该具有普遍约束力,所有人都应该承认和遵守它。但是,一部有效的法律并非能够完全发挥其应有的效力。社会上的很多因素限制着法律效力的发挥,很多违反法律的人在侦查机关的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没有被发觉。这就说明了法律不是全然有效的,法的应然效力和事实效力是有区别的。政治是一国的大事,它影响着国计民生的方方面面。政治环境的好坏关系着法律效力的走向。当政治趋于稳定时,国家对社会的控制逐步增强,掌权者为了维护良好的社会秩序,重视法律的制定和法律设施的建设,并极力支持法律效力的发挥。另一方面,经历社会混乱后,人心思定,对秩序有强烈的要求。此时,由于法律在维护社会稳定方面颇有成效,人们逐步接受和承认它,即使它不是很完美。这样,法律在国家的支持和民众的尊重下,其效力发挥到很高的程度。与此相反,当政治趋于混乱时,所有的问题都集中到国家政权和个人生存上。对统治阶层来说,他们最关心的是国家政权的归属问题,他们之间或者进行你死我活的较量,或者进行妥协和联合以此来共同维持统治局面或对付共同敌人。而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最关心的是个人生存问题。因为在动乱的社会中,一切都处于紊乱之中,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已经失去了公力的保护和救济,能否生存下去,全靠个人的能力和运气。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谁去思考自己的行为是否为法律所倡导,是否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总之,法律的效力是应然与实然的统一体。我们在重视应然效力的同时,应格外关注法的实际效力,这是因为只有法律发挥实际效力,才会对社会有意义。

  3、政治领袖对法律的影响。第一,政治领袖与法律的关系。对于政治领袖与法律的关系及各自的作用,柏拉图在《政治篇》中,认为国家必须要有法律,但政治家比法律更为重要,政治家必须要在法律不能适用的情况下作出决断;政治家本人在治理中的作用仍是优于法律的,立法是国王履行职责的一种方式,但是关键的还不是法律的统治,而是让一个具有智慧和拥有国外权力的人来统治。①从论述中,我们可以看出柏拉图主张让有智慧的人来统治国家,法律是政治家治理国家的一种方式。这种思想其实是典型的“贤人治国”和“人治”主张,也是对古代专制社会政治家与法律关系的真实写照。在专制社会中,法律是从属于政治的,帝王就是法律;而在民主社会中,法律就是“国王”,政治领袖必须在法律的框架范围内从事政治活动。因此,政治领袖与法律是相互制约的,一方面政治领袖的活动可以推动或阻碍法律的制定、修改、废除及法律的运行;另一方面,法律或多或少总要限制政治领袖的活动,即使在专制集权的国家,帝王也受已有制度的限制。

  第二,政治领袖对法律的积极影响。政治家对法律发展的积极作用是勿庸置疑的。首先,政治家以其灵活的治理方式,可以弥补法律在治理社会过程中的漏洞。在当今社会,随着经济的市场化和全球化,社会关系变得复杂多样,一些需要法律调整的社会关系不断涌现。然而,立法是要按照一定的程序进行的,一部法律从议案的提出到最终通过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如果政治家在这种情况下不作出适宜的决策,出台相关的政策,那么在该社会领域将出现混乱状态。其次,政治家可以推动国家的法治进程。政治领袖的治国理念有时候可以决定一个国家的政治走向。美国民主制度之所以确立,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华盛顿、富兰克林及林肯等一批政治家的民主法治观念。中国今天法治建设的成就是和邓小平提倡实行市场经济、建设法治国家的政治理念分不开的。为加快国家的法治建设,政治家可以运用其政治优势地位,来影响立法的进程。为支持立法,总统们(总理)积极游说立法人员,让他们明白该部法律是多么重要,以及该法律如不能通过将会造成很坏的影响。有时候,政治家的游说是非常有效的,一部法律在他们的“鼓吹”下很快通过了。再次,一些过时的法律在政治家的主张下,得以废除。在民主制国家,政治领袖在一定程度上是民意的代言人,为顺应民意,他们会推动落伍法律的废除。在专制体制下,政治领袖可以迳行废除落伍法律。

  第三,政治领袖对法律的消极影响。首先,政治领袖的独权专断容易造成“朝令夕改”。政治的专断使立法的科学性大为降低,造成法律难以适应社会。朝令夕改严重损害了法律的稳定性,使公众对法律的理解出现偏差,增加了法律贯彻执行难度,造成政令不畅的局面。同时朝令夕改使法律丧失了严肃性,法律的反复更替必然引起公众对法律权威性的怀疑,这无疑使人对法律丧失了信心。②其次,政治领袖的过度专权,可能造成“法律虚无主义”的出现。苏联斯大林专政时期的“大清洗”运动,及我国的“文化大革命”运动的显著特征就是法律虚无思想广泛盛行,一切都由专权者说得算,法律的作用微乎其微。再次,政治领袖往往试图干预司法。无论专权国家还是民主国家,总有政治干预司法的现象。正如德国法学家沃尔夫凡·许茨所说,“行政侵犯司法,特别是侵犯法官的独立,在任何时代都是一个问题”。③在封建社会,帝王就是最高的司法官员,对司法拥有最终的决定权,其对司法的干预不必多说。在民主国家,政治领袖对司法的干预比较间接、隐蔽,主要表现以下几种形式:一是暗中与司法机关争夺司法权,把司法问题作为政治问题处理;二是暗中介入司法程序,影响法官审理案件;三是以人身安全、经济保障、职务升迁、个人名誉方面对法官施加压力,如一位美国法官所说,“即使有终身任职制,我们也是人,我们不可能完全不服从于外部压力”;④四是案件裁决前,对案件加以评论,借此来影响裁决结果。⑤

  三、法律过度依赖政治的危害性

  法律的变革和推行离不开政治,但是如果法律过度依赖或服从于政治,那么法律就会远离民主,远离公众,法治也难以实现。

  1、法律过度依赖政治,官僚主义将会盛行。我们都知道没有监督的权力是腐败的温床,官僚主义作为腐败的一种,其出现是权力长期失去有效监督的结果。在西方民主国家,官僚主义之所以能够有效的遏制,主要是因为这些国家具有强有力的官员监督机制和独立而公平的官员惩戒机构。法律过于依赖政治,必然会导致政治机构对法律的干预,法律也必然偏袒政府和官员。这种偏袒无疑助长了官僚主义。

  2、法律过度依赖政治,法律将沦为政治的工具。一部科学的法律是理性和民主精神的结晶,它体现着公平与正义。科学的法律是通过民主程序产生的,而独断专权的国家是绝对不允许公众参与立法的,没有民主的立法程序和民主参与,法律就不再体现民意,而是政治治理的工具。此时,法律就成为统治人民,排除异己的帮凶,远离民众、远离民主是其必然结果。

  3、政治控制法律将导致司法不公平、不独立。用美国的一位学者的话来说,法院是“危害最小的部门”,是暴力色彩最小的部门,它不像总统、总理那样可以指挥下级各部门,也不像将军那样指挥千军万马。正因为这样,要维持法院的独立,就必须依赖民主制度的支撑。如政治权力控制法律,法律服从于政治目的,将必然导致政府机构和官员对司法的不当干涉。不独立的司法必将导致司法腐败和司法不公的出现,如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所说“法官如不独立于政治机构,便不可能有法治”。⑥

  参考文献

①参见柏拉图:《政治篇》,原江译,云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

②参见吴锦铭:《岂能朝令夕改》一文,载于2003年7月29日江苏法制报。

③【德】沃尔夫凡·许茨:《司法独立——一个过去和现在的问题》一文,载于《法学译从》,1981年第4期。

④参见美国《司法》杂志,1996年10-11月号中《什么是司法独立?——来自大众、新闻、职业界及政治家的观点》。

⑤参见龙宗智:《论司法独立与司法受制》一文,载自最高检察院主办的《正义网》。

⑥参见美国大法官安东宁·斯卡利亚于2002年9月2日在国家法官学院作题为《论法治和司法独立的重要性》的讲演。
 
上一篇:阳台坠落花盆砸伤路人,谁应担责?
下一篇:受伤后被鉴定为轻微伤是什么意思?
企业信息查询   ON118法律在线服务网   北京司法行政网   北大法律信息网   首都律师网   中国法院网-案例库   最高法院司法解释   北京法院网   法律图书馆   香港大公网   每日经济新闻   经济观察网   瞭望东方周刊   国际在线   观点地产网   能源经济网   《经理人》杂志   董事会   博瑞管理在线   中国投资资讯网   泽元微博   泽元博客  
版权所有:北京市泽元律师事务所 技术支持:汇聚天下
电话:8610-51288202/51288203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13号综合楼3层北区
网址:http://www.zeyuanlaw.com 邮箱:info@zeyuanlaw.com 京ICP备09066096号